RAIN☔️

我的愿望是,写遍我萌的cp

【韩信x虞姬】在乱世爱你6(非史向)

很难过,我觉得我是写毁了,谢谢还有人支持我哈哈。
原谅我我真的不会写什么吻什么的,嗯🌚
我也快开学啦,很紧张,这应该是八月最后一更。
九月大概是周更吧。
等我回来。
———————第六回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月光不再皎洁,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一个身披黑衣的人轻轻叩响汉城的大门。

今天是韩信守夜,因为最近长安闹匪闹的很严重,刘邦决定派几个身手厉害且信得过的人在夜晚看守大门。

韩信回头一看,其他士兵都睡着了,他便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门前,手紧紧地握住匕首藏在身后,眼睛透过门缝往外看——虞姬!

还是那张熟悉的脸,还是那个梦寐以求的人。

韩信抑制住自己,收起匕首,轻轻打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虞姬那张惊喜的脸。

虞姬眉眼间舒展开:“好久不见——唔。”韩信强行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强行将虞姬转过身搂入怀中,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脯。怀中娇小的人仅仅到他下颚,他凑到她耳边,压低嗓音:“你疯了吗,你这么大声说话,是想被抓吗。”

虞姬感到热气在耳边萦绕,痒痒的。她用手将韩信的手扒开,小声说:“能不能放开我,疼......”

韩信一听,心软了下来,怀中的人不知,她的声音有多么的软,能让九尺男儿把持不住。他冷静下来,想起自己常年作战,手已起了一层茧,定是弄疼了她,他心疼地放开手。

“你先出去。”虞姬听话的照办了。

“小九,我出去方便一下,你和兄弟们看守一下。”韩信叫醒了一个士兵。说罢他便迈步出了城,轻轻拉上城门。然后立刻拉上虞姬钻入了草丛,又走进了林子里,最终停下一棵树下。

一路上虞姬任凭韩信拉着她的手,她另一只手抚上韩信的手背,厚厚的茧子扎着她的手,但她觉得安全极了。韩信也觉得内心悸动,他揪住虞姬头上的黑色帽子,一扯,整件黑色披风掉落,虞姬的乌黑顺滑的长发瀑布般倾斜而下,盖住了韩信的手,及到腰处。

韩信看痴了。他以往见到的虞姬都是端庄的,头发总是高高盘起,第一次见到散发的虞姬,真是美极了,她那漂亮的脸蛋再加上这一头秀发,更显柔情三分。韩信回过神来,在虞姬的注视下从发间抽出手来。

“你不知道有多危险,你一个女子深夜来到别国做什么?而且长安闹匪,把你掳走怎么办?而且你深夜只身一人出门,项羽会怎么说?如果今天开门的不是我,你又怎么办,更何况......”

更何况刘邦巴不得找到你。

而且你这么漂亮,对你垂涎三尺的人一定不少吧。

虞姬莞尔一笑:“有什么的啊,我想见你了。”

韩信握紧拳头,他的指甲嵌到了肉里,他强迫自己别放肆,脑中唯一存在的清醒提醒着他是一名将军。“见我有何用,我们已经毫无瓜葛,况且你我还是敌军。”他缓缓开口,语气冷漠无情。他什么都做不了,更何况给予她幻想。他若是想为了自己和她好,只得将所有幻想打破,回归现实。

“可...可是,上次我救了你,你一直欠着我人情,当然有瓜葛了。”虞姬听了韩信的话,呆滞了,半晌,她抬起头,眼望着韩信,充满期望。

又是这个眼神,韩信想起在监狱的那晚。这样的人,叫我怎么狠得下心。

“这个人情无法还你,今后你我二人少来往,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尽我的职责了,休怪韩某无情。”韩信说完这话,感觉稍有不妥,或许真的很无情,可那也没办法,他心里在暗暗作痛。

韩信转身离开,他迈着大步,脚像生了根一般。身后传来阵阵抽泣。

“求你了,重言,别走。”身后的人几步追来,死死的钳住韩信的手腕。虞姬的声音染上了哭腔,已经是恳求了。

韩信真的受不了了,他前几秒下定一切离开或者不再回头的决心都作废了,他忍不住回过头,用力地看着眼前的人。

虞姬的泪从脸上一颗一颗滑落下来,那感觉好像是纯净的泉水终于迸发出来。她的脸蛋白皙无暇,在黑夜中也不失风采,却泪痕满面,她使劲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抽泣。她立在那哭泣。无声无息。泪水积压在脸上,最后掉落在腐烂在大地见的落叶上。

韩信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模样,哭过的双眼更是好看动人,泪水像大雪一般洗涤过她的眼眸,却盖不住一点柔情。一时心头又一阵悸动,直接涌了上来。

“韩重言,我喜欢你。”虞姬说完这话就再也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出声。接着,她又狠狠地咬住嘴唇。“第一眼就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要我啊,我哪里不够好吗,带我走吧......”虞姬的声音已经沙哑,沉沉哭腔和情话让韩信心猛的一痛。

韩信知道,眼前的人已经突破了内心理智的最后一道防线,只听砰地一声,不只是大脑里的弦断了一根,还是心脏漏了一拍,或是理智的闸门被打开。那一刻,韩信明白,自己已经完全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之前自己安慰自己而建立的所有理智所有决心全都那么不堪一击,全都没了,他紧紧地抱住眼前的人。

那么,放肆一次吧。

怀中的人还倔强地咬着嘴唇不放,韩信心疼坏了,情不自禁的、失去理智的,含住了怀中人的樱唇,虞姬望着放大不知多少倍的迷人的瞳孔,脑中嗡地一声响起,可能是自己也未料到这惊吓,韩信也吻得很猛,下意识地松开嘴,大呼了一口气,唇上的痛感消失了,但韩信趁机将舌头伸了进去。

虞姬不舍得咬下去,只能任凭他的放肆猖狂。韩信一手搂住虞姬的腰肢,另一手按住她的后脑,他大肆掠夺着她,现在,他的口腔里满是虞姬美好的味道。虞姬本想反抗,可终究还是认了,她准备推开他的手慢慢抚上他的肩,然后紧紧拽住。她也回应着他。

喘不过来气了......韩信两只手在虞姬的脸颊,为她拭去眼泪,温柔的吻上了她的眼睛。咸的,他尝出了她的悲伤。

他又轻轻揽她入怀,虞姬没有反抗,她乖乖地靠着韩信结实的胸脯,闭上眼睛,嘴角扯出幸福的角度,若灯光如昼,韩信一定能看见她脸颊微红娇羞的模样。她紧紧地抱住他。

“对不起,虞姬......对不起。我是一名将军,我只会打仗和听从命令。在这乱世,我爱不了你,我给不了你幸福,给不了你保护,给不了你一辈子。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他的手穿过虞姬的秀发,忘情的吮吸着她的芬芳。终于是分开了。

不是我不喜欢你,我们根本就没有可能啊。

“韩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你后悔当初救了我么。就当这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虞姬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鼻间一阵酸楚感,眼中又好像有这么东西涌了上来。

不知不觉间,树叶上沙沙作响,没有风,只是雨滴拍打树叶的声音,下雨了。雨不是很浓,也不是很烈,反而是淅淅沥沥的,缠绵悱恻的。

虞姬就坐在树下哭泣着,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抱头痛哭,她就自己不断回忆着快乐的往昔,不知不觉睡着了。

远处有一个儒雅的男子手持一把油纸伞从雨中向她走来,另一只手也拿着一把伞。他一头银白色的利索短发,看起来那么深奥,又那么与这月色格格不入。

“师妹......”他走到虞姬身前,蹲了下来,看到她这般憔悴,内心酸楚,菱角分明的手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头。

她不知道保护自己吗,闹匪这么厉害,孤身一人在野外睡觉?!韩信啊,你真是心狠。

虞姬睡眼朦胧地抬起头,吓了一跳,勉强在微弱的月光下看清眼前的男子是自己儿时的师兄——张良。

“师兄!”一声熟悉的师兄让虞姬感到自己有了依靠,她热泪盈眶。

“我在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先不要哭了好不好,这荒郊野外多不安全,外面还下着雨,快回去吧好不好,师兄送你一程。”张良尽可能把声音放温柔,来安抚虞姬的情绪。

张良递给虞姬一直紧握手中的伞,跟她一起走在雨中。

“师兄,你怎么会来?”经过长安城,还是很繁华,灯火通明,虞姬心情好了些。

“韩信让我来的,他半夜找到了我,说你一个人他不放心,让我来送你回家。”张良回答这话时,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原来他还是关心自己的,虞姬有点开心,嘴角漾出了甜蜜的笑,可瞬间眉眼间就笼上了哀愁。

“师兄,爱一个人......这么痛苦?”虞姬修长的手指掂住伞柄,转了个圈。冰冷的雨点砸在了漂亮的图案上。

张良笑而不语。

是啊傻丫头,我喜欢你这么多年,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项羽为妾,又爱上了韩信,那我呢?你一直当我是师兄啊,也好。



过了长安城,再走不远就到楚国了,虞姬执意不让张良送了,说这里方圆几里都有楚国的把守,没事了。还嘱咐张良回去注意安全。

告别张良后,剩下的路程满脑子都是韩信了。

重言这是......拒绝了我吗?那刚才的吻又是怎么回事,一场梦吗?不可能的,太真实了。虞姬喃喃自语,不停地用手指尖轻轻抚摸着韩信吻过的双唇,温存还在呢,她甚至还能闻到韩信唇齿间的薄荷香气。

重言,难道也喜欢自己吗?不可能的,毕竟,他拒绝的那么残忍,那么冰冷......世上哪有那么多两情相悦,可是,一见倾心的人,真会喜欢好久好久啊。

虞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头真的好晕,心真的好难过,真的......很尴尬。



虞姬回府时,黑色披风已经湿透,不知道这披风是什么面料,里面的衣服倒也没怎么湿。已经是深秋了,院中的石板和台阶已经结了霜,春天姹紫嫣红的花儿都谢了,只剩下一片火红,就像这夜晚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燃烧着天边最后一丝月光。可虞姬感受不到温暖,相比身体的寒冷之下,更冰冷的是心。

虞姬一推门,着实的吓了一跳,与其说是吓了一跳,不如说恐慌袭来,抑制住虞姬使她无法呼吸——

只见项羽凛然地坐在虞姬的床上,双臂环抱,微仰着头,他那双瞳的眼睛闪着蔑视,嘴角挂着一丝戏虐的笑。

“美人,去了何处?”

【韩信x虞姬】在乱世爱你5(非史向)

讲真我觉得好乱,关于几回,感觉我就是瞎凑合写,分章回不太合理啊......






-----------—————第五回

第二天一大早,韩信醒来时,酒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他觉得自己是能把持住的,毕竟自己很理智。做好自己的职位,帮主公打下江山,才是重要的。

他用手托着头,缓了好一会儿。

“韩将军,主公召你。”门外传来叩门声,不知谁在外面唤着。

换好衣物,拉开门一看,门外是张良那张俊秀庄严的脸。

“走吧。”韩信没有多言,轻轻将门一关,走在了前头。

“韩将军,昨夜是否过于狂欢,惹得这一身酒气?”张良紧跟其后,闻到并未消散的酒气,皱了皱眉。

“那倒没有。”韩信冷着脸,嗅了嗅自己衣襟处散发出的气息。

“定是醉了吧,昨晚梦话声很大。”

韩信一怔,刹时瞳孔猛地收缩,心跳声咚咚咚,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了。

虞姬?

虞姬!

沉默了一会,方才开口:“有吗,那我说了些什么。”他低着头,额前的过长刘海遮住了眼睛,张良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有点介意张良,他被关入牢中那几天,听看守人谈论过张良,说以前是虞姬的师兄,若只因为这个,那未免自己也太小气。

张良自嘲般笑了一下,本是温和的脸瞬时愠怒了起来,他也低下头,黑着脸,轻轻说:“没什么,支支吾吾罢了。”

韩信刚才开口再说些什么,一抬头,到了南宫,刘邦正笑盈盈地等着他。

“参见主公。”韩信俯身行礼。

“起来吧。张良,你先退下吧。”刘邦手轻轻一挥,张良便退下了。转身的一瞬间,微笑的脸变得冰冷万分。

那夜。韩信沉浸在有虞姬的梦境中,一字一句唤着她时,殊不知张良靠在他窗前,一脸冷峻听着他一声又一声地喊着虞姬,张良什么都明白了。他的脸还是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可他的眼睛中,散发出复杂的光。


从刘邦那里走出来,韩信心凉了半截。他明白了刘邦的用意,他之前说那帮姑娘们钓大鱼,其实是刘邦钓了她们,鱼饵是韩信。而且不久后,自己又要奉命去攻打楚国,可毕竟项羽放过他,虞姬救过他况且他爱她,这可如何是好,心情十分沉重。

他又将刘邦的话梳理了一遍。

当时刘邦哈哈大笑:“雏儿你的桃花泛滥啊,有不少姑娘看上你了呢,宴会散后有不少老将军和别国将领找到了我,向我打听你的名字。”

“那帮姑娘啊,羞羞答答的,让人可心动。”

“这不,寡人挑了两个最水灵的,其中有一个最漂亮的,是咱们老将军的长女,雏儿你一定会喜欢她,那双眼睛那红唇,惹人怜的模样啊。哦对,就是昨夜一身白衣,身披粉色薄纱的那个。等你拿下她,自然那老将军就会更忠诚,寡人的政权也能更加巩固。”

韩信仔细回想了一下。论容貌,那人恐怕不及虞姬的二分之一吧。

“还有一个稍稍逊色,自愿做你的妾,长得也是很漂亮的了,就是太乖了,一定不会争风吃醋,日后必很贤惠。你要是纳她为妾,寡人也算是那个国家的半个君主了。”

“没事雏儿,寡人不勉强你,你自己决定吧。”

韩信全程微笑着,一直在说:“主公这事先不急,在下答应便是了。”

答应个屁,我有心上人。不勉强?我自己决定?内心暗暗骂了刘邦一万遍,真的想拒绝。他仿佛看见了刘邦的欲望在逐级上升,不够,还不够。韩信觉得自己可怜极了,只能任随摆布,

自己是牺牲品啊,呵,不过是个诱饵罢了。用自己的幸福,去换刘邦的江山!?

“雏儿,那你既然答应了,那就再好不过了,那寡人就做主了,日期大致定在两个月后,恰逢两位将军首领都有时间,不如一起娶妻纳妾,羡慕你啊雏儿。”

韩信握紧了拳头,强忍住委屈愤怒。如果有面镜子,那我一定咬牙切齿呢吧,他想。这是第一次,他萌发了离开刘邦的念头。

刘邦似乎无视了他的情绪,自顾自往前走,登上了城门,本来韩信想着主公要欣赏风景了自己可以退下了,正要迈开步子离开,谁知接下来刘邦的言语让韩信怔住了脚步。

“雏儿,你看,这是你为寡人打下的江山。”韩信回头一看,刘邦潇洒地靠着城墙,手搭在上边,秋风萧瑟,刘邦双鬓的发丝随风摆动,他眺望远方,眼神欣慰又霸道。

他扭过头看着韩信:“那雏儿没想过再帮帮寡人打下更多江山吗?”

“很快,你就又有江山,又有美人。”

美人吗,主公怕是错了吧,您所说的二位,哪一位都不会是我的美人。我只爱那一个美人啊,若是为了她,我不要这天下江山又如何。

“主公想怎样?”

“攻下楚国吧雏儿,再帮寡人一次,攻下楚国后,这天下都是我们的了,你难道不想吗?”

不好意思,我不想。

“雏儿,楚国灭亡后,楚国那些美人们,也都是我们的了。”

韩信一惊。

“雏儿,寡人中意那个叫虞姬的,是项羽的爱妾,寡人在长安街市上见过她,她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整个汉中都没有比她更有姿色的了。雏儿能把她带来吗?寡人愿分你一半江山,楚国剩下的所有女子都是你的。好吗?”

“寡人等不及了。”刘邦急切地语气让韩信有些懵,他甚至染上了哭腔。

韩信惊恐地抬头,正撞上一双狡猾邪恶的眼瞳。他平日对主公唯命是从,但这次,他想无动于衷。

“好...好。过几日,韩某去屠他满城。”

再带着虞姬离开。

韩信觉得自己已经无可退路了。

【韩信x虞姬】在乱世爱你4(非史向)

有十一天了吧没更文,被一个小伙伴呼唤回来了哈哈,话说力不从心,好累啊...嫌弃自己的文笔qwq



第四回—————————


过了一天,又过了一天,终于等到被放的消息。

项羽带着两个心腹手下和那个用刑的手下来到了牢房,看到韩信还是绑着绳子,没有任何异象,笑着说:“虞姬说对了。”说罢又转头向韩信:“我们决定放你回汉中。”说着两位手下打开了牢房们,将韩信压了起来,往外面走。”

用刑人慌了:“大王您,您这是干什么?”又用恶狠狠的目光扫了一眼韩信,咬牙切齿地说:“奇了怪了,没把你渴死。”

韩信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明显的笑容,弧度恰是好看。


城门前。

“多谢您了霸王,告辞了。”韩信骑上项羽为其准备的马,一勒绳子,准备离开。

多谢你了,虞姬。

项羽冲其点点头,韩信便策马离去。

项羽望着他魁梧的背影,皱了一下眉,心里感叹了一声,对旁边两位手下人说:“真的不可多得的英才啊。”这时韩信已经出了楚营大门,项羽便转身离去了。

韩信出了城门,还在回头看,当他意识到自己想见虞姬,与她告别,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他说服自己这是乱世,自己又是一名将军,动情就输了,况且,他对虞姬只是感激。

而韩信和项羽都不知道,虞姬就在城门口上看着这一切,眼中黯然神伤,这次别过,下次见面是何时,是何样,都不知道了。



“驾!”韩信策马飞奔过了一片森林,接着到了长安街道,一片繁华。 眼前是喧闹的街市,人群熙熙攘攘,和谐极了。

多久没来过这里了啊,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几年,大大小小的战乱不断,他或许该歇息了。现在这翻厮杀作战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啊,他还年轻,他也只是想与可以相守一生的人过简单的生活,就像这长安城里的百姓一样。想到这儿,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绝世容颜。

“我一定是被打出幻觉了。”韩信勒住马,在长安街道慢慢前进。

韩信觉得自己疯了,在想着不可能的事儿。比如那位美人,她是项羽的妾,又深深爱着她的大王,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过了长安城,不远就是汉中了。韩信策马奔腾,冲到了熟悉的城门下,大声令守门士兵开门。
士兵看到韩信将军回来,自然是很开心,一个跑回去给刘邦报信,一个为他打开城门。

韩信抛开所有杂念,露出了充满英气的笑容,下了马,牵着它进入了汉城。

“将军回来了,没受苦吧?”一路上有不少士兵这样问道。

“没有,我很好,到时候给你们犒赏哈。”

他将马匹拴在饲马场,这时听闻韩信归来的刘邦急忙赶到。

韩信急忙给刘邦行礼。刘邦哈哈大笑,拉起韩信:“雏儿,你可算回来了,可把寡人急坏了。这么多些日子,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让主公着急,韩信该死。回主公,是项羽放我回来的。”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愧疚,只觉得烦闷。烦闷什么呢,关于她吗。

刘邦听了心里一惊,这个项羽,在耍什么滑头。


晚上,刘邦心情大好,在宫廷中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晚宴,邀请了军中所有有地位的将军,还邀请了很多皇亲国戚,还有很多美丽的女人,都是将军们的女儿或是别国的公主。

刘邦让韩信来参加,韩信不得不来,本来他想远离这些虚情假意的宴会,如今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他又打算在墙角安静坐一晚上,而刘邦却又让韩信坐他的旁边。

韩信尽量不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打量了一下周围。

这里不仅宽阔,而且还很华丽,真可谓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从窗外看去,外面灯火通明,本应是漆黑的天空都成了深蓝色,水面映着灯火,更显得阑珊。

客人们全到齐了,宴会开始了。仕女们照顾着来宾和主人,来宾们互相彼此聊着,他们开心极了。那些女子宾客坐在一起,有的端庄优雅,有的妖娆娇艳,有的温柔清秀,可韩信怎么看她们都不顺眼,她们是来钓大鱼的吧,他想。他又看了看刘邦充满着欲望的眼神,无奈的扭过头。

乐师们奏着琵琶和古筝,优美的琴声悠扬,宫廷中那群女人按耐不住,便到中间来跳舞。她们衣着华丽,舞姿飘渺,让他想起虞姬的那身舞衣。也可能是刘邦老灌酒的原因,韩信竟有些晕,恍惚间他看到虞姬穿着漂亮的舞裙在不断旋转,在冲他嫣然一笑。

他不知道自己露出了多么灿烂的笑容。

底下的姑娘们都以为坐在刘邦旁边的那位帅气的将军是因为看了自己的舞蹈而开心,便更加卖力。刘邦瞟了一眼韩信,那人竟然在独自走神傻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雏儿喝多了么,怎露出笑容,寡人已经好久没看到你这样笑过了。”

韩信突然回过神来,什么?自己笑了?

“主公,我有些醉,看到她们的舞蹈,自然高兴了。”韩信在抬头一看,跳舞的人不再是虞姬,而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雏儿,你看下面的姑娘,一个个都生得漂亮,看上哪个了,告诉寡人,寡人来帮你提亲。”

“谢谢主公,不用了真不用了。我有点不适,先告辞了。”韩信想避开这个话题,说着他从位置上下来。

刘邦有些不悦,毕竟这么庄重的晚宴,这雏儿居然提前离开,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心腹人,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眼中多了一份冰冷和欲望。果然呢,可以利用雏儿,让几个傻女人上钩,反正雏儿也正值年轻力壮,我看那帮女人不少倾心于他。这样,手下的老将军都会忠诚于我,别国的政权,也能握于我手中。


韩信回到寝室,颓然地往床上一坐,双臂搭在膝盖上,头深深低着,脑子里全都是虞姬。酒精的刺鼻气息让他情欲迷乱,现在他的头脑已经不清醒了,他想虞姬,是的,他也终于承认自己对她的感情了。

他胡乱往床上一躺,转眼间就睡着了。他喊出喃喃的梦话:“虞姬......我想要你。”

我想得到你,得到你的笑,得到你的眼神,得到你的人,得到你的心,我想让你为我一人跳舞。

【韩信x虞姬】在乱世爱你3(非史向)


说实话我真的是想了半天才发了出来、因为这真的真的好羞耻啊【捂脸】(有一点是摘抄的)



——————第三回

项羽令手下正在对韩信用刑。

浸过盐水的皮鞭如雨点般落在了他的身上,鲜红的血一滴滴落在了地上、新伤覆盖着旧伤,撕心裂肺的疼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终是昏了,一阵冰凉刺痛了他的神经,醒来,又是一顿毒鞭。他硬是咬着牙,牙龈一片青色。不肯求饶,他也不知是第几次了。

“再问你最后一遍,降不降?!”手下咬牙切齿,大声吼。

“打死我......也不降。”韩信抬起头,眼睛直直盯着用刑人,眼中的冰冷和仇恨让用刑人下了一大跳。

“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不打死我,来日有你好看。”韩信被绑的手猛的一转,断了一截绳子,用刑的手下颤栗了一下。

又一阵辫子落了一下,韩信紧咬牙关,没有发出一声呻吟。他的脸已布满豆大汗珠,他昔日的俊朗神气如今被摧残成了痛苦不堪,他的眼皮垂着,紧咬的嘴已经被成了紫色,由于严重缺水,嘴上的皮已经皱皱巴巴。

“到时候我就跟霸王说,韩信宁死不降,不如成全他。”手下人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捂着鼻子离开了牢房。

呵,要死了么.......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睡了多久。他醒来时,已经快虚脱了。他望了一眼窗外,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就如同用刑的辫子打着有血有肉的他。

“韩信,韩信!”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顺势一看,那女人已经开了牢房的门,小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什么。

“又是你。”韩信使劲全力抬起头,上下扫了一下她,她已经全身淋透,漂亮的舞裙起了皱,粘在了身上;她的长发被雨水冲刷过,变得很乱,额前的发丝紧紧贴在脸颊。

虞姬抑制住自己想扑上去问他怎么样的情绪,淡淡地开口:“嘘,等下,我可是跳完舞偷偷来的。”虞姬在韩信旁边坐下,从口袋中翻出一把长刀,几下就把帮助韩信的绳子切断了。

“你这是作甚?”韩信用这最后一丝力气,突然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墙角。

虞姬抬起明眸,盯着韩信的眼睛。“你要杀了我么?”韩信也盯着她看,不得不说,她是个美人。

终究是没劲了,也是被虞姬盯得心虚了,他的手突然垂下,气喘吁吁地靠在墙边。“傻,就想告诉你,别对谁都这么好,很危险,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离我远点。”

虞姬轻笑着,反倒用手帕帮他擦干嘴角流出的血,又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水壶,递给韩信:“喝水。”

韩信扭过头,说:“我不喝,被你们羞辱或者斩死,不如渴死。”

虞姬愣了一下,缓缓开口:“你要是不喝,就对不住了。”

“嗯?”韩信差异的扭头,看见虞姬对着水壶猛饮一口水,还没反应过来,嘴唇上便传来一抹冰凉的触感,紧接着便是一股水溢进了嘴里。韩信惊恐地瞪大双眼,只感觉虞姬的两只手都抚着他的脸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一直僵在空中,他本身就无力反抗,而唇齿间的触感又让他全身麻痹。他都能闻到虞姬身上的香气了。

而虞姬,笨拙的动着舌头,终于将水全部送入韩信嘴里,韩信也下意识地咽下,这是他才缓过神来,立刻推开了虞姬。

“你...疯了?!”韩信由于喝了水,感觉嗓子舒适多了,也变得有力气了,用手擦了擦嘴边溢出的水。

虞姬不敢看韩信,她变得局促不安,掉过头去。但是脸上分明有着红晕。她也知道,自己不受控制就这么干的,可能是真的趁此机会占了他便宜。

“喝水。”虞姬又一次将水壶递给了他,不敢看他的眼睛。

韩信闭上了眼睛,仰起头,一饮而尽。

气氛尴尬至极,韩信脸上也慢慢涌上红晕。虞姬悄悄瞥了一眼他的侧脸,留下了包囊。便起身离开了,临走前她回头对他说:“包囊我留下了,里面有新的绳子和药物还有水,你身上有伤,自己抹,再想办法把自己绑起来,别让大王怀疑。你必须听我的,否则你别想出去。”

她也只能为韩信做这些,毕竟她请求项羽宽恕已经很出格了,不能在韩信受刑时扑上去再次求情了,尽管她在心疼。




虞姬回到宫殿中,已经是午夜了。她把自己扔在床上,猛的一下用被子遮住了早已红透的脸。心都在颤抖。

天哪,虞姬啊虞姬,你刚刚干了什么。可真是羞耻。唉,还做了对不起大王的事儿啊。

可是她已经明白了,她爱的不再是项羽了,剩下的可能也只有不舍之情了,也不会像从前难舍难分了。

而这一边,韩信乖乖地敷了药物,又笨拙的绑起了绳子。突然惊讶地自言自语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你以前不是这么爱惜自己的啊,还把自己绑起来了,这下好了挣脱不了了吧。”但他好像也不怕死了,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他死不了,虞姬会救他。

【韩信x虞姬】在乱世爱你2(非史向)

这篇文大概会有很多bug吧,毕竟我历史也没学好,有错误大家多多宽容哈。还有有一处描写是我摘抄的。还有呢就是这篇文粗长粗长的哈哈。是不是发展过快我也不知道,没人给我提建议吗......




——————————第二回
这几日,长安城终于太平。项羽这几日也十分开心,心情大好,便和其他爱妾一起去赏红叶,也不需要虞姬为他载歌载舞,一同饮酒了。

“额......他叫,韩信?”虞姬这几日没什么事可做,空闲时间脑中都是那抹红色身影。她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她从不相信自己会对除大王外其他人有这样的感情。她或许对那位名叫韩信的人是感激之情,感激他不杀之恩,或许对他真的是爱慕,威风凛凛,相貌俊朗。

她情不自禁地拿她与项羽做对比。 这么多年,项羽从来没怎么宠过她,只是沉闷的时候需要她,仅仅需要罢了。而她陪了项羽四年,终究只是一个美人。她很懂事,她一心追随他,无任何怨言。可能这也是她终究只是一个美人的原因吧,不撒娇不缠人,楚营里哪有女子像她这样,她们都紧紧跟着项羽争宠。但她毕竟长的好看,倒也能留在这宫中。

自己爱上别人,也不能说是大王冷落自己的过错。也没有韩信的错。都怪自己,自己该死,舍不得对大王的爱,又爱上了别人。真不忠诚。



过几日,没料到汉中起了内讧。项羽趁机发起战争,打的敌人措手不及,大获全胜。

虞姬去迎接项羽凯旋而归,可是看一群女人都围了上去,便默默退到一边,顺便和两位士兵客套了一下。

“欢迎凯旋归来,多亏有你们这样的战士帮助大王,真的太感谢了,这场仗打得怎么样?”

两位士兵看虞美人笑靥如花,也关心着他们,便十分高兴。

“回夫人,大获全胜,还抢了很多战利品,抓了不少人,其中有那些在汉中的大将军,过几日会被霸王当众斩首。”

“大将军都有谁呢?”虞姬试探地问。

“就知道一个红头发的,可狂妄了,在战场上连斩了很多我方战士,还直取霸王,最后被我们包围,被抓了。好像叫什么韩信。”

“什,什么?嗯......祝贺你们全胜归来,辛苦啦。”虞姬脑中电闪雷鸣,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便匆匆离去。

韩信......怎么办?虞姬焦急万分,那一夜她都没睡着觉,辗转反侧,眼窝抹了一层黑色。而第二天早上,她连筷子都握不住,手一直在颤抖。

她也终于发现,自己是彻彻底底爱上韩信了,离不开他了。韩信,等着我,我不能让你死啊。





快正午那会儿,她在阁楼拐角处听到士兵在议论着什么。她凑过去一听,得知了韩信在正午会被处死的消息。她一想,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就正午了,也就是说,不到半个时辰韩信就要被处死了。想到这里,她也不顾今天由于晚上要为大王跳舞而穿的华丽的衣裳,扯起裙摆就狂奔了起来,顶着烈日,她感觉自己跑不动了,可她也一直没停下,就几次摔倒了,她挣扎着爬了起来。

跑到了断头台那里,已经响起了倒计时的钟声,虞姬远远一看,刽子手已经高举起了大刀。而韩信则被迫跪在地上,魁梧的肩旁被占满鲜血的麻绳捆绑着。项羽只差一个发令,大刀就会砍下。

“大王!大王!等一等!”虞姬连呼带喘地小跑到项羽旁边,收起袖子要给项羽行礼。

“不必了,虞姬,有什么问题吗?”项羽看到虞姬来了,况且穿着那么华丽的舞服,看上去十分高兴,抬起头,温柔的看着虞姬。

虞姬怔住了。她又转头看了一眼韩信。韩信也在看着她,目光坦然,没有一丝惊恐。

虞姬俯下身,嘴正极坐在王座上的项羽的耳朵。她轻轻地开口,声音婉转而动听:“大王,您不能杀他。妾好好想了想,大王您大获全胜,可毕竟汉中起了内讧。如今您杀死韩信,可是万一以后咱们西楚起了内讧怎么办,刘邦趁机而入怎么办?不如您网开一面,放了韩信,或许还能够缓解两方关系。”

项羽紧皱眉头,想了一会,看着虞姬真切的目光,用低沉的声音说:“你说的对,可是我暂且不能放了他,得让他受两天罪,让汉中知道我们的厉害,等下我会叫人将他关进牢房,对他用刑,若他不降,我两日后也会放了他。你说的对虞姬,你真好,还帮我思考国事。”

被项羽这么一夸奖,虞姬有点发懵。这时项羽大声宣布,韩信被赫免了,关入牢房。

众人大吃一惊,连韩信都微有惊讶,只有虞姬大松了一口气。

【韩信x虞姬】在乱世爱你1(非史向)

此文非史向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话说我曾经也是萌项虞的呢
可如今在邪教道路上一去不回头了
所以说
我喜欢云乔(大乔),信虞,政轲,铠娜
有没有志同道合的同志呐
⚠️希望萌项虞邦信信白的朋友们真的别打我

—————第一回
项羽转战到吴中那年,虞姬芳龄二八添一,貌美倾城。项羽正处弱冠之年,青春年少,血气方刚。虞姬哥哥虞子期是项羽军中一员,这导致虞姬遇见了项羽,后来十分爱慕,自愿嫁给他为妾。

她被项羽封为美人,她深知美人这个称号地位并不高,可她深爱她的霸王,甘愿陪伴着他。她也一直坚信,她的霸王是爱她的,尽管他还有很多女人。

她一共陪伴了他三年。在这三年里,每一个日夜,只要项羽心情烦闷,或因战事唉声叹气,她都会与他相对饮酒,再为他载歌载舞。她的舞姿确实迷人,每当她不停旋转,恍惚之间看见项羽眼神中迷离的笑意,她就会心满意足。

大概是上天注定,在她陪伴项羽的第四年里,她爱上了另外一个人。

傍晚。楚汉双方正激烈的打着仗,虞姬登上楚地,四面眺望着,寻找着项羽的身影。

找不到。虞姬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惊措施错,她急忙扶着楼梯把手,飞奔了下去。项羽从来不允许她上战场,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周围遍地尸体,她感到有点害怕了,浑身颤颤巍巍,可能是天气入秋,寒冷使她不能地摩擦胳膊。

这块场地应该已经打完仗了,否则怎么看不见大王呢。虞姬忘了一眼天空,夜幕即将降临,天边只剩下最后一抹残霞。

“姑娘,这么晚了,况且还打着仗,怎么一个人到了这危险之处?”虞姬听到这么有磁性的声音,心里一惊,顺着声音看去。

一头红色长发的男子慵懒地看着树背上,扛着一把长剑。身高九尺,身材雄壮,身穿盔甲披着披风,英气风发,威风凛凛。他十分俊朗,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好似透露着柔情,他那如黑曜石般闪烁的黑瞳,深邃之际能把人吸进去,却也目放杀气的寒光,像一只盯着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性。高挺的鼻子上横眉一挑,厚薄适中的嘴这时却漾着一抹调戏的笑。

第一眼遇见,第二眼沦陷。

他好像,跟别的作仗将军都不一样。

“嗯?我来寻大王。”虞姬小声地说,眼睛一直盯着他。心里却掀起一阵狂风,小鹿乱撞。她只想给他留一个好印象。

对面男子轻笑一声,转过身走了几步,方才开口:“你的大王已经顺着那边的小道退兵回去了。我们来日再战。”说这头也不回,一直向前走着,肩上扛着那把剑。

敌军么?大王的对手么?为什么放了自己?

虞姬追了两步,大声问道:“我名虞姬,将军可否留下姓名?”

“我姓韩名信,字重言。”

请一定要幸福 【番外】



We've been waiting, anticipating change coming our way
我一直期待 改变能顺心顺意

You're my baby through the bad lights to the greater days
无论顺境逆境 你都是我挚爱

I know that something good is waiting just around the corner
我深信希望在转角

There's a new day dawning, there's a new life for us
黎明破晓 新一天来临 新生活也等着我们

Got to keep on holding on for just a little longer I know
我们只需稍作坚持

That it's gonna be blue skies
那就会是

For you and I
你我的蓝天

We'll step out of the shadows
我们即将走出阴影

and walk into the light
走进光亮

Yeah, it's gonna be blue skies
是的,那就会是

For you and I
你我的蓝天

But my heart beats slow
但我的心跳经过

as the storm carries on up high
暴风雨的洗礼变慢了

And the clouds roll by
乌云总会散去

I can feel it
我感觉到

It'sa comet,fast and fierce and wild
美好的日子就像彗星 迅猛而狂野

I can see it
我就知道

Everytime I look into those eyes
每一次当我看到那些眼神的时候

Tell me is it really gonna storm again
请告诉我,暴风雨真的又要来了吗

Will the sky turn dark, will the rain begin?
天空又会变得灰暗,然后下起雨来

I wanna be with you wherever
无论电闪雷鸣

lightening strikes, cause I know
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因为我知道

That it's gonna be blue skies
那就会是

For you and I
你我的蓝天

We'll step out of the shadows
我们即将走出阴影

and walk into the light
走进光亮

Yeah, it's gonna be blue skies
是的,那就会是

For you and I
你我的蓝天

But my heart beats slow
但我的心跳经过

as the storm carries on up high
暴风雨的洗礼变慢了

And the clouds roll by
乌云总会散去

And the clouds roll by
希望乌云快一点散去

【blue skies】






飞机是早上七点的,飞回郑州。

一天我都紧张兮兮的,那种感觉真的说不上来,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揪心,但仿佛一见到他,我还是输了。

巴罗问我为什么一大早就起来打扮,没完没了。

我笑了笑,他不懂。他也没再问下去。

记得刚来到意大利的时候,我剪掉了很长的头发,那是因为宁泽涛而蓄起的,现在又留长了。

不管了。




到了郑州,我的故乡,我的回忆。

婚礼如期进行,嘉宾们都是游泳队的。他们看见巴罗都很诧异,但宁泽涛没有。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婚礼高潮的时候,也就是郑州最美丽的傍晚,夕阳西下,两人拥吻,一片祝福。

不知不觉间,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感到有一只手在捏着我的心,但很快又轻了,释然了,我靠在巴罗肩上。

“亲爱的,你哭了。”

“我没事。”我更紧的抱住了他。

“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他扶我起来,让我看着他的眼睛。意大利的男人真的很有魅力,眼睛像繁星一样闪着,这让我想起来那个夜晚。

“你喜欢过那个男人对吗?”

我的潜意识帮我说出口:“是的,他是我的发小,喜欢得很深很深。”我看着他的眼睛微笑着。

他没有过于激烈的反应,而是笑笑搂住我的头,揽在他的怀里。

“但现在你是我的了。”

真好。







夜里的航班。

宁泽涛和傅园慧决定来送我们回去,一路我们很沉默。宁泽涛轻楼着傅园慧的肩,很恩爱的样子,我踢着脚底的石子,巴罗牵着我的手。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路边的灯十分的亮,我可以看到他的脸,还是往日的精神,又多了一份沉稳。风有点大,吹着他的头发和面庞,可不是海风,也不是当初。

到了机场门口,我们决定分手了,宁泽涛笑着对我说:“让我以哥哥的身份再抱你一下。”还是如此温暖的怀抱,可我不能再迷恋,但还是情不自禁地说了出来:“还记得我说过喜欢你吗?”声音很小,他应该是听不到。突然感觉衣兜一沉,我又是鼻子一酸,道了谢,就转身了,不然我真的下一秒会哭。

告别时,我微微挥着手,示意要离开了,迈开第一步的时候,感觉很沉重,就在那时,我听见了巴罗对宁泽涛说:“我真羡慕你们那么多年的好关系,谢谢你把她照顾得那么好。”

傅园慧大声地说:“以后再回来玩啊!”还是那个性格。

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往外涌。好。




上了飞机以后,我一直望着这座城市,直到望不见,我想起了衣兜,于是抓了一把,发现了一张纸条,像是很久以前写的,因为早已发褶。

【也许你不是我爱的人,但你是我很亲的人。】

我愣住了,接着开始笑,很灿烂的笑,笑着笑着就哭了,我什么都不管,紧紧握着那张纸条,紧紧抱住巴罗,不顾他人,大声地放肆的哭。




到了罗马,是白天,心情很好。巴罗也带着我去吃遍了各种小吃。

天很蓝,云朵淡淡的,我想起相遇的情景,满满的释怀,我随手一甩,无意义是空的,风又吹起了,我头发凌乱着,手一松,把抓来的空气甩掉,也把所有往事迎风飘散。

我买了张明信片。

【我也要结婚了,请你和园慧来参加,谢谢你,泽涛哥哥。】





我会忘了你的。

听说你最近很憔悴,是因为你最近低谷期吗。

一切会过去的。

对了,咱俩以后的孩子或许也能在一起呢。

哈哈。

也不知道,你在那边好不好,过得怎样,听说园慧生娃娃了,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

但,请一定要幸福!










fin.

请一定要幸福 7.【完结篇】

今早起来补了好多糖,一振奋,就这样了。
后还有一篇番外,就是酱紫😊




I heard, that your settled down.   
听说 你心有所属

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r married now.
你遇到了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

I heard that your dreams came true.   
听说你美梦成真

Guess she gave you things, I didn't give to you.   
看起来与我相比,她才是最好的

Old friend, why are you so shy?
老朋友,你害什么羞

It ain't like you to hold back or hide from the lie.
遮遮掩掩,欲盖弥彰,这不像你啊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我讨厌别的女孩出现在本应是我分享的生活

But 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但是我无法逃避,无法抗拒

I'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 that you'd be reminded,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然后记起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结束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确实

You'd know, how the time flies.
你知道吗 时光飞逝的多快

Only yesterday, was the time of our lives.   
就在昨天,还是我们一起的生活

We were born and raised in a summery haze.   
我们的爱在夏日的薄雾中萌芽

Bound by the surprise of our glory days.   
青涩的岁月满载辉煌与惊喜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我讨厌别的女孩出现在本应是我分享的生活

But 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但是我无法逃避,无法抗拒

I'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 that you'd be reminded,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然后记起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结束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

Nothing compares, no worries or cares.   
无与伦比,无需担心或关心

Regret's and mistakes they're memories made.   
他们的回忆里满是遗憾与误解

Who would have known how bittersweet this would taste?   
有谁能知晓这其中的酸甜苦楚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确实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确实
【someone like you】

————————————————

我不知道他们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也能猜个大概,因为我今天一早去训练时看到了他俩手牵手走了进来。不到五秒,他们周围围满了人,大家满脸懵,我也掩饰着情绪跟了过去。

“园园,这......”杨哥一脸不可思议。

叶子倒是挺淡定,小声嘟囔:“我就说这两人有点关系你们还不信!”

小源子也蛮开心,打趣道:“哈,我们园园终于有人要了啊。”

只有甲鱼笑而不语,一脸我什么都知道。

“如大家所见喽!”傅园慧仰起头,露出了怎么也抑不下去的笑容,更加握紧了宁泽涛的手。而宁泽涛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眼里溢满笑意。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竟很释然。我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期间都是煎熬,我怎么也挽回不了我们当初的情感。

有人拽了拽我的胳膊,那种羡慕的语气,“傅园慧真幸福,对吧嫣笑?”

我大概是太失落?还是太开心?没有注意。“嗯?什么...对!”我只想赶紧离开,一回头,看见了和我一样失神的曹玥。我笑了笑,我们是一类人。

我没有训练,而是狂奔回了宿舍。埋头大哭了一场,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是没有傅园慧,我会不会和他在一起,像小时候那样一直幸福?为什么他会喜欢傅园慧?我就这样歇斯底里哭嚎了好久,也平静了。

当天晚上,傅园慧来找我玩,她一进我房间就往床上一躺,傻兮兮地乐。

“喂,这可不是涛哥的床!”我说。

“我知道啦,你就没祝福我一下嘛。”

“嗯,祝福你。”此时我在想心事,很是难过,并没表现出很激动。

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也没在意我怎么了,跟我絮絮叨叨又说了很多。她告诉我教练没有反对他们俩,但是让他们适可而止,不要在网上公布恋情。她还告诉我她明天有节目要录制。

我笑地说:“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节目呢。”


第二天,我们队的人一起看了直播。

她真的很漂亮,无论外貌还是打扮,满脸还挂着昨日的兴奋。但是她矢口否认有男朋友,不过一谈起宁泽涛激动的手都抖了起来,还不断画蛇添足说了好多。

“诶呦,涛哥,你看你的女孩那样子,还吃醋了,真好笑。”甲鱼坐在电视前,笑着拍了拍宁泽涛的肩膀。

你的女孩,我愣住了。后来我以不舒服为借口离开了。


节目结束后,宁泽涛来找我。

“你没事吧,不舒服吗?”

“当然没事啦,现在好多了。”一听他关心我,我还是很高兴。

一片尴尬后,我努力寻找话题。

“涛哥,当时我走了十多年你想过我吗?”

“想过啊,我还在想你为什么要离开。”

“那你再一次见到我,你为什么一点激动都没有表现出来?”

“再看到你肯定很激动啊,只是当时园园在,不想让她看到我失态,而且,我早就知道我们会重逢的。”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带着八卦的语气问:“涛哥,你啥时候开始喜欢她的,有没有吃过醋,有什么时侯在一起的呢?”

他扑哧一声笑了:“那我就跟你讲啊,反正咱俩关系这么好。”

他说他很久以前就喜欢傅园慧了,那是他还不懂,只是懵懵懂懂喜欢着,后来每次她和杨哥一起的时候,他就不高兴,严重还会很烦。昨天刚在一起,他表的白,她马上答应了,说也喜欢他很久了。

说着说着,他泛起微笑。

我听着真的好羡慕,好嫉妒。


过了几天,我交了退队申请,原因说我才二十几,想继续跳舞。曲曲折折的,教练也同意了。

临走的那一天,全队的人来送我。宁泽涛给我了一个拥抱,我笑笑,以只有我俩的声音说:“放心吧,我们还会见面的,泽涛哥哥,就像小时候一样。”

我走之后,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大概过了一年,我们之间有着联系但没见面,。如愿以偿地跳着芭蕾,还去了意大利参加了比赛,也有幸认识了我现在的男朋友,巴罗。我们定居在意大利。他的背影很像宁泽涛,很像很像。我常常望着他空想。

后来,我接到了来自宁泽涛的电话,才想起他,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听到他的声音那一瞬,我莫名想哭,我捂着嘴巴,眼泪流了下来,止在了手上。对面的他毫不知情。

“别来无恙嫣笑,园园怀孕了,我准备结婚了,你来参加吧。”

好啊,我答应了。我欣慰地笑着。

等着我吧,我马上就回国了,你一定会很开心。

请一定要幸福。








———




请一定要幸福 6.

【我己经没有力气再写了,感觉力不从心啊,写不出来感觉了,这文进度太快,我受不了啦】
⬆️瞎掰掰,进度快你们真的不介意吧......



I bet you got a dead cellphone on your shotgun seat
我想 你副驾上的手机已经关机

Yeah, I bet you're bending god's ear talking about me
我想 你一定和别人说着我的事儿

You're tryin' not to left the first tear fall out
你努力不让眼泪流下

You'retryin' not to think about turning around
想着不去回心转意

You'retryin' not to get lost in the sound
试着不在音乐里迷失心智

But that song is always on so you sing along
但是音乐一直在播放 你也跟着哼唱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我不要离开你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baby
我不要离开你宝贝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我不要离开你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baby, oh baby
我不要离开你喔宝贝

The highway won't hold you tonight
公路今晚不会拥抱你

The highway don't know you are alive
公路不知道你的死活

The highway don't care if you are all alone
公路不在乎你是不是一个人

But I do, I do
但是 我关心 我关心

The highway won't dry your tears
公路不会擦去你的眼泪

The highway don't need you here
公路不需要你的出现

The highway don't care if you are coming home
公路不关心你是不是要回家

But I do, I do
但是 我关心 我关心
【Highway Don't Care】





我呆住了,我知道傅园慧再这样说下去迟早会露馅。而此时宁泽涛则是紧皱眉头,微微扶额。

“可能是涛哥睡得太熟了吧。”我装作不经意地插上了一句。

傅园慧没再说话,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她又问:“那为啥涛哥现在这么没精神!”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这事真露馅,那就真的很尴尬了。

傅园慧小公举,别问了,别问了!宁泽涛还不是为了你啊。

好在宁泽涛没听到,她也没再多问。

......


下午,大家回去了。

开始训练,宁泽涛很不在状态。被教练说了一顿,又思想教育了一番,这才真正清醒过来。

就算清醒了,被教练训了一顿也不是什么愉快事,他略显烦躁,挠着头就跳进了泳池,搞得很大声响。周围人都面面相觑。

此时的我已经完成了训练,侧身用余光看了看在水中发疯的他,沉默无言坐在泳池边的椅子上,用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

我也烦。

身边的椅子一沉,我扭头一看,是傅园慧。我慵懒地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你也完成了?”

“是啊。”接下来是一片尴尬地沉默。但我发现她一直望着正在游泳的宁泽涛,眼中交错着无以言表的情愫,又笼上了一层担心与心疼,似乎他的每个动作就揪着她的心。

她也是喜欢宁泽涛的吧。我不知道我的心情,高兴?那也是为宁泽涛。我自朝地笑笑,如果两人真的互相喜欢,那我又算什么,干吗来这边......

过了好久吧,久到我也不知道多久,她终于打破了沉默:“那个,嫣笑,涛哥真的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声音很小,但是止不住地流露出关心。

我能告诉她是因为她吗?不能。我反问:“园慧,你喜欢他吗?”

“呃...嗯...嗯?你说什么,他?”她转过头正眼来看我,很认真的样子,原本直爽的她居然结吧了。

“你脸红了。”我装作发现八卦的样子。

“......喜欢。”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定格,我抓不住我的情绪。感觉像冰一样冻得冰冷,又像开水一样热到沸腾。

“挺好的,涛哥他挺好的人。”我笑了笑看着宁泽涛,他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吧,要是知道得多开心呢。

“那你不要跟别人说!”

我点了点头:“那你为什么要跟杨哥那么亲呢?”

“我们是亲兄妹啦。再说不可能的事。”她倒是十分坦然地解释。

呵呵,亲兄妹......我要是宁泽涛,一定很难过,毕竟自己喜欢的人实际喜欢自己却和别人那么亲近。也不会再有力气喜欢她了。

但我还是笑着对她说,加油喽。

训练时间结束,而宁泽涛还在拼命训练。他使劲划着胳膊,不断地游着,一个来回有一个来回。我怀疑我走神了,或是心疼,看着他一直游着。没准他想放下所有事情,他想甩掉昨日的不愉快,还是想忘了她?

不是怀疑,真的心疼,我该怎么做。我不是她啊,我给你再好的又有什么用?

这次,没有再犹豫了,我转身离开,任他去吧。走到游泳馆门口时,我还是没忍住回头了,在这个角度他那边看不到我,但我看见,宁泽涛终于爬上去了,坐在泳池边,两脚仍在水里,累得呼呼喘气。

“涛哥,干吗这样子,你注意你的身体情况啊。”傅园慧一手抱着一大瓶水,一手缠着毛巾,小跑过去。

“园园?”我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但我想他漂亮的眼睛一定闪着光。

“涛哥,诺!”傅园慧把毛巾披在他身上,动作轻柔,还把水拧开了盖递给他,真想不到这么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会这么细心。

她看着宁泽涛喝水的侧脸,问:“你没事吧,到底咋了,你那么训练,不要命了!”她越发越激动。

“还是你心里有事,不能......”她还没说完,就就抱住了。

宁泽涛抱住了她。

我看不清了,双眼模糊,有种液体涌了出来,就像当年的大海一样。是时候放开了,我欣慰地苦笑,不想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怎样,我把手插在兜里,离开了。

你能陪他那么久,已经很好了不是吗?你没那么爱他吧。








—————————————
哔~我现在只想尽快完结,虽说快了点,也就凑乎吧,下一章就在一起了?





请一定要幸福 5.

I found a place so safe, not a single tear
这片空间 很安全 我不再有泪眼

The first time in my life and now it's so clear
我的生活从未如此清晰呈现

Feel calm I belong, I'm so happy here
不再狂躁开始留恋 这是我的乐园

It's so strong and now I let myself be sincere
强烈的震撼现在我让自己变得诚虔

I wouldn't change a thing about it
我不会让它改变

This is the best feeling
这感觉毫无缺陷

This innocence is brilliant,
这份纯真 如此迷人

I hope that it will stay
我希望它留存

This moment is perfect,
完美的一瞬

please don't go away,
请就此停顿

I need you now
现在是我需要你的时候

And I'll hold on to it,
我会深深留住这感受

don't you let it pass you by
别让它从你身边溜走

————【innocence】









—————————————————



他是喝了多醉啊,把我认成傅园慧。可我终究不是她。“你喝醉了,涛哥。”我轻轻地说。

“园园,就陪我一次,就一次好吗?”

好,就让我冒充她一次,来陪你。


一路上,我俩都是默默无言。狂风掀起海浪,拍打在礁石上。冷得刺骨的海水慢慢涨潮,覆盖住了我的脚。

我穿的很少,有时突然打个激灵。我两手环抱在胸前,不断摩擦着手臂来保持温暖。

而宁泽涛就走在我的前面,似乎感受不到寒冷。他一步一个踉跄,没有了昔日的稳重形象。

我怕他摔倒,快步走到他身边。突然他一个转头,把我吓了一跳。

“园园,你冷不冷?”他突然回头,把我吓了一大跳。月光下,他明亮的双眸微微眯着,很是疲倦,很是昏沉,扑朔迷离。此时的情绪就像汹涌的海浪,在他眼中不断翻卷着,终于涌了出来,就着点点的星光。

他把外套脱下来给我披上,跟小时候一样的舒肤佳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很想哭。

他本是皱着的眉毛微微颤抖着,终于舒展开了。他满意地笑了,像个孩子一样,又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我就在他身后泣不成声。以我对他的了解,如果他真的能对一个人这个样子,那他就是真的爱上她了,很深很深。而傅园慧,那么幸福,为什么要让他那么难受?为什么让他为自己喝得酩酊大醉?

不是不珍惜,可我又有什么资格,以什么身份去管他呢。

我想他需要回去睡一觉,当今晚是个梦。而我也不希望他突然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人不是傅园慧,他也不想让他最落魄的样子被别人看到。

“回去吧。”


到了旅馆门口,我突然感到手一沉,回头一看,他拉住了我,已经神志不清了。

“园园,你是不是喜欢杨哥?”

“你知不知道我好喜欢你。”

“你也喜欢我的对不对?”

他那低沉的声音喃喃自语,听的我好心疼。可我又该怎么回答。

他苦笑了一下,手扶着额头,仰天大笑,眼泪都笑了出来。

我犹豫着轻轻帮他擦着泪水。他抓住我的手腕,撇开了我的手,头一垂倒在我的肩上。他的呼吸均匀地磨蹭着我的皮肤,我不知道怎么办,强硬地抱住他拍着他的后背。


我找到了他房间的钥匙,把他扶回了回去,让他躺在床上,又把钥匙放回了原处。

我转身准备离开,突然身体一坠,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我等待这个时刻已经好久了,甚至梦寐以求。

他的手小心的帮我别过耳边的发丝,又抚摸着我的脸。通过窗外的灯光,我看到他在迷糊着微笑,眼中的柔情已经打开我的心的最后底线。他的嘴角勾起恰到好处的弧线,慢慢袭来。

酒气充斥在空气间,使我沉迷。我差点忘了我是尹嫣笑,不是傅园慧。

不可以的!我的脑中震起响亮的声音,即将震破我的鼓膜。

就在这时,他也停了下来。

“哈,我不能这样,对不起你啊,你喜欢的是杨哥啊。”然后他就再也没声音。


我无声地放肆大哭,发疯似的逃了出去。很庆幸什么都没有做,没有对不起他们。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的起来了,从宁泽涛房间经过时听到他的声音。

“我做了一个真实的梦吗?”

而我只能蹲在他的房间门口捂着喘息着,什么都不能告诉他。



大家聚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宁泽涛萎靡不振,很不在状态,是不是在想昨晚的事呢。

“涛哥,你咋了?”叶子看到他这个样子,关心地问。

“昨晚做了个很费解的梦,很真实,大概吧。”他的声音显得很无力。

叶子也没再多问,这时,傅园慧一如既往的大嗓门出来了:“涛哥,昨晚你去哪了,我去你房间敲门你不在啊?”

———————————










【无力说啥了,真是好佩服自己哟,能写成这样,嫌弃。对后文我有种种思路,不过你们别信了,之前我也是这样的,就写成这样了。】